作者自述:戏从槌下起,韵自鼓中来。我国地方戏有洋洋洒洒数百个品系。而在梆子戏音乐中,锣鼓音又是一组最具灵性的音素,有了这组音素,戏剧艺术就显得更有了张力。从舞台表演效果看,锣鼓音是绾结故事的连线,是渲泄情愫的端口,是蕴酿冲突的催化剂,是引发共鸣的撞击点。久涉剧场的人,能闻锣鼓音而知剧情,察锣鼓音而识演出之优劣、剧团之品位。因锣鼓音对于戏剧艺术如此之重要,在戏剧伴奏中便有了一个行当叫司鼓。司鼓艺术,经历了数千年的捶打琢磨,凝结了历代司鼓艺人的勤劳和心智,也形成了自己的曲谱和套式,形成了独特的个性和魅力。 司鼓艺人也是戏剧乐队的指挥,吹拉弹唱一班人,在整个演出过程中,依托司鼓的归整而浑然一体,犹如一条汩汩流淌的音乐之河,从开场到落幕一泻而下,演绎悲欢离合,化解喜怒哀乐,用音乐语言塑造着艺术形象。 其实司鼓也是整台演出的总指挥,演员的做唱念打,一举手、一投足、一侧目、一闪腰,都是在司鼓艺人敲敲打打中完成的。正因为如此,各个剧种,甚至于各个剧团都有自己固定的锣鼓经。 鼓乐人生,这些在幕后的艺人,其对于整台戏剧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“要坐十年冷板凳”,对于司鼓艺人来说是远远不够的,从艺几十年,就必须坐几十年的冷板凳。虽说戏散槌收,腰疼背酸,甚至眼冒金星,但见星月下游走的观众兴犹未尽时,这疲累也便成了一种难得的享受……


1/311 长屿城古朴沧桑而静谧
2/312 太阳已经升起,安静的村落开始热闹起来
3/313 山梆子戏即将开锣。凝神沉思的叫杨景桂,73岁。
4/314 他22岁入班开始学习司鼓。据他介绍,山梆子戏在这里已经一百多年了。鼎盛时,剧团有五十多人,常去十里八乡演出。
5/316 现在的司鼓叫王维铭,59岁。他也是在两年前开始学习司鼓,并代替杨景桂师傅。
6/317 杨景桂师傅现在操控大锣。
7/318 请输入图片描述
8/3111 釵,罗桂福,74岁
9/3112 小锣,陈前勇,五十岁开外。
10/3114 演出的第二天一早,我登门拜访司鼓王维铭师傅。
11/3115 寒冬时节,灶膛的火焰就想像这家人一样热情。
12/3116 夫妻两个一唱一和,煞是美满。他们说现在山村剧团一年演出不了几个场次,也没什么演出费,就是给包烟抽。但因为爱好,被大家伙需要,才坚持下来了。
13/3117 屋内走一走,腌菜的滋味很是诱人。
14/3118 王维铭带我在他们的院子里面装了转,他很希望他的房子能够租出去几间。现在就是两口子住。说了也巧,王师傅的儿子在北京和我住同一个小区
15/3119 门口的喜字还很鲜亮,王维铭老伴说前些时有个影剧组来他们家拍戏时贴的。
16/3120 王维铭带我到杨景桂师傅家里时,他的老伴儿还在院子里热情的给我打招呼呢。
17/3121-1 杨师傅老伴不在家,去村里的磨坊了
18/3122 明亮的厅堂里悬挂着一家人的照片。
19/3123 杨师傅惬意的边抽烟,边给我看他孙子、孙子媳妇的照片
20/3124 炕上的几个物件是杨师傅常常用到的。
21/3126 剧团不演出的时候,锣鼓家什是不能带回家里的,剧团统一已保存。杨师傅有时候也会拿筷子活动活动关节,回味回味舞台的精彩时刻。
22/3127 杨师傅说,现在剧团就是些个老人。青黄不接。年轻人都出去了。
23/3128 现在的剧团演员身段、唱腔,扮相都大不如前。
24/3129 杨师傅说在中央电视台挂历旁边的是他的宝贝孙女。现在外出了。
25/3130 杨师傅说起剧团的往事很有些激动。
26/3131 老人指着电脑说,是孙女带回来的,孙女换了个薄的电脑,这个就放在家里了。但他不会用,就一直搁在这里了。
27/3132 说话间,杨师傅的老伴回来的。杨师傅就急匆匆的去磨坊了。
28/3133 过一会,我在高出看到杨师傅的身影。
29/3134 杨师傅一趟一趟的正往家里面扛磨好的粮食。
30/3135 那日寒流来袭,不断的吹飞杨师傅肩上面粉。
31/3136 冬日,枯萎的野草矗立在夕阳下,执着而挺拔,俨然成为冬日的一道最美的风景。远处,似闻鼓乐声声......
评论区
最新评论